足坛恶棍佩佩排名第一 伊布铁肘紧随其后

在他横空出世之前,头把交椅归意大利人马特拉齐所有,以言语肮脏和下黑脚著称。瑞典一哥伊布紧随其后,有“欧洲第一铁肘”的名号。

佩佩之恶,不能以红黄牌数量简单证明。他的皇马搭档拉莫斯,在德萄之战前,职业生涯红牌数量为佩佩的三倍。但他永远不会进入恶汉列传,原因在于不具备恶汉3大条件:脚脏,嘴脏,手脏。

论这三个条件,佩佩都不是最脏的。最高光的恶行,是推倒卡斯克罗又在后背补上两脚,但那并不足以伤筋断腿。他胜在一贯的脏,积小脏为大恶,几乎每场比赛,他都会有不停的小动作和垃圾话,一般不足以得牌,却让人更加反感,特别是他总会流露出花招得逞却又逃脱处罚的狡猾和洋洋自得。

佩佩只是让人有所不齿,有些恶汉,却让人愤怒,甚至诅咒。他们以伤害对手为目的,并且不思悔改,称之为恶汉,算是客气,叫“恶棍”或许更恰当。比如前曼联队长基恩,一脚踢废了曼城球员哈罗德,多年后还在自传中宣称: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会踢。

基恩恶在一战就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,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效力诺丁汉森林的伯恩斯,却恶到了可以开专科医院的程度,据说他踢过球的地方,附近医院都不愁生意。

史上恶汉排行榜首位的戈伊戈切亚,恶在居然供奉肮脏,他把踢断了马拉多纳脚踝的球鞋供在自家橱窗,“时时勤擦拭,不使惹尘埃”。

大多数足坛恶汉之恶,只不过是球场上的粗鲁、暴躁和凶悍,所以有时候恶汉又是硬汉的另一种称呼,是个人修养问题,也是体育文化问题。场下,他们有的甚至是“好孩子”,譬如佩佩,据说在皇马队中顽皮而受喜爱。

体育道德的进步,或许会更少戈伊戈切亚式的无耻,佩佩式的恶汉,相信不会后继乏人。说他们是恶汉,因为他们的恶,终还在人类能够理解和容忍的范畴之内。

昨天还有消息称,索马里青年党15日袭击肯尼亚一个城镇,甚至射杀正在观看世界杯比赛的平民。早在南非世界杯期间,索马里的恐怖组织就扬言要杀死观看和从事足球的人,他们认为这些运动会扭曲他们的“圣战”逻辑。控制别人的生活和快乐,不惜实施肉体惩罚或者消灭,才是真正反人类的恶魔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